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心理学 > 正文
教育名言开户
教育思考:“作弊经济学”凭什么赢得市场?
日期:2019-06-12浏览:次

  使得每个专店装修资产造价有可比性,为资产预算提供可靠数据支撑,并能对不同装修商的装修费率进行对比,把改造装修给到更优质装修商承接,全国固定资产管理更加完善、清晰。   [1]姜红梅.高科技企业无形资产管理探讨[J].商业时代,2012(23).  [2]蔡晓方.内部控制审计在固定资产管理中的运用分析[J].宏观经济管理,2017(S1).  [3]鲍亮,唐洋.关于研发费用资本化与费用化的思考[J].会计之友(上),2007(01).  [4]梁小婉.基于新形势下高职院校固定资产管理的创新研究[J].实验技术与管理,2017(07).

  从最初为开展系统的社会调查而设立的社会调查部,到改组为独立的社会调查所;从与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合作,到两个机构合并为隶属于中央研究院的社会科学研究所;从抗日烽火中辗转于长沙、桂林、昆明直至四川南溪县李庄,到改名为社会研究所并随着抗战胜利返回南京;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洪流中整建制划入中国科学院序列,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,到实行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双重领导且定位于“国家经济领导机关有力助手和我国经济科学的研究中心”;从“文革”逆境中陷于停顿状态,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,更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并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。

教育思考:“作弊经济学”凭什么赢得市场?

  抛开道德角度,仅仅从学习效果上讲,考前突击与考试作弊的结果是差不多的。 很多同学之所以不作弊,并不是因为所学的知识多有价值,而是因为畏惧于学校严厉的惩罚政策。   尽管从小就坚定地信奉“作弊可耻”的信条,可是每次看到青春电影里花样百出的作弊手段时,我不禁感慨:原来没有作过弊的青春也是不完整的啊!一些人也在为大学里的作弊现象辩护,甚至提出了一种“作弊经济学”的理论:作弊本质上是一种高风险、低投入、高潜在收益的投资行为,与道德无关。 而且,许多课程内容刻板无趣,耗费大量时间复习是在浪费时间。

  作弊者的最终目的,都是用不劳而获的手段使自己受益。

因此,与其说作弊是无声的反抗,倒不如说是作弊者为自己的利己主义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 这种做法既不体面,又不够道德。   然而,值得思考的是:在当今的大学中,为何连“学生不应作弊”这样的道理都会受到如此多的质疑?这是因为大学中的许多考试都只要求机械的记忆,而且内容很多都空洞无用。 比如,明明是心理健康的通识课程,老师却偏要用各种冷门的心理术语为难学生。 明明可以在考试中灵活考验学生的思维能力和认识深度,老师却偏要考察教科书中僵化的“重点”。

  我在国内读本科的时候,曾经参加过无数这样的考试,每次都是考前突击,考后便将这些内容抛之脑后。

因此,虽然我没有作弊,却不得不承认,我们的确将时间浪费在了无聊的背中,真正从课程中收获的知识却非常少。 因此,抛开道德角度,仅仅从学习效果上讲,考前突击与考试作弊的结果是差不多的。 很多同学之所以不作弊,并不是因为所学的知识多有价值,而是因为畏惧于学校严厉的惩罚政策。

  所以,面对层出不穷的作弊事件,教育者也应当进行反思。 在教育的过程中,老师与学生的权利应当是对等的。

老师有权要求学生认真学习,在考试中诚实守信,绝不作弊;学生也有权要求老师认真负责,摒弃形式化的教学方式,让学生学到更有裨益的知识。

然而,国内学生往往被动地接受着许多必修课程,即使课程内容空洞,也不得不被迫应付例行的考试。

这种现状,也是“作弊经济学”在中国高校中颇有市场的原因。

  有人认为,要想解决作弊问题,我们要构建严格的诚信制度,实施完善的处罚措施。 然而,我认为,这一切的前提在于良好的学术风气。 中外不同的学习体验,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学术风气的重要性。 在哥伦比亚大学,老师往往不会照本宣科地填鸭式教育,而是通过循循善诱的方式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。

比如,在“美国与亚洲关系”课上,老师常常会用这些问题引发大家的思考:日本偷袭珍珠港真的是出于军事目的吗?美国与印度的关系为何如此不稳定?这样的问题,自然比单纯背诵教科书更有意义。 在教学过程中,教授时时传递出对知识的尊重和对学术严谨性的坚持。 比如,在平时的论文中,教授会认真地指出逻辑问题等,甚至对重要单词的意思进行辨析。   即使学习压力很大,我们在备考时也不会有所抱怨,因为感到学有所得,收获满满。 在这样的学术风气下,教授与学生之间形成了良性互动,对作弊行为的严格处罚也就水到渠成。

国内很多人之所以认同“作弊经济学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良好的学术风气,学生被迫接受一些空洞的知识,于是进而给作弊行为赋予了更多的反抗意味。   如果对教育体制有所不满,学生要做的不是打破规则,让自己获利,而是正大光明地争取考核方式的优化。

因为学生反对的是考核方式,而不是公平竞争的考试形式。 只要形成良性的学术风气,所谓“作弊经济学”也就不会再有市场了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: